關於部落格

一段男孩和聲音的故事
  • 244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五年的夢幻組合

我們在之前就已經開始曖昧一段時期,時間不長,只有不到一個月。那天我記得上課到傍晚回到永和的宿舍,上網和月ICQ了一下,決定晚上約出來攤牌。其實當時並不知道今晚就是今晚,主要的原因是月考試成績不錯,我答應要請她吃飯。 我們約在公館的一間唱片行見面,我早到,先逛。老實說,那個時候我根本沒有留意唱片架上的CD,因為我心內在盤算一些等等發生的事情。她來了,用鞋子從背後踩了我一腳。這個時候你可以想像月在那個時候已經是這麼KUSO了,特別地打招呼方式。我摸摸頭,靦腆的笑笑,就一起吃晚餐去了。吃太飽的結果是散步,即使我沒吃還是要散步。原本是在一間教會前淺淺的聊天,多謝台北繁忙的交通,我們以聲音吵雜為由進入了台灣大學有名的椰林大道!這是重點,沒有椰林大道和寒冷冬天這兩完美的搭配,也沒有今天的我們。 兩排椰子樹迎風搖動,現在想起來像是迎接即將成為戀人的我們。我們從書包的價格,一直聊到路邊小貓好可愛,都沒有進入正題。直到一個詭異的研究室(?)出現,沒有人,我們坐下來聊天了。我緊張的程度比Michael Jordan在比賽結束的Buzzer Beater還要緊張。我們終於開始剖題。 [對方辯友,你到底要暗戀我到甚麼時候?] <對方辯友,我想你一開始就搞錯方向。我暗戀你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現在我擺明是在追求你,連我很想你都說過了,這顯然不屬於暗戀行為中的範疇> [對方辯友,那你打算何時結束這段曖昧期] <現在!> 我嘗試牽她的手,她閃;勾她的肩,他沒有用過肩摔我已經偷笑了。 [走吧]她說。顯然是沒有結果的一次對話 也許風勢加大的關係,我們在回去捷運站的路上都走得很慢。 [怎麼辦,我不想離開這裡,我擔心走出去我們什麼也不是。] <我也不想,唉。乖,回去啦>我摸摸她的頭 她在一棵椰書下抱緊我,哭了。這個時候是她開啟我生活中女人是水做的證明。 結果?你已經知道結果,我依然迷戀這可愛的女孩。 后記:月曾經向我抱怨,我們的曖昧期太短,還沒享受到心跳不止和缺氧的快感就已經在一起了。我安慰說,可是我們的熱戀期很長,到現在還是。 送給你,我獨有的月,而不是別人眼中的明菁或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